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会唱歌的墙 >> 第一节 第一次去青岛

第一节 第一次去青岛

时间 :2014/1/3 10:48:20  点击 :2281 次
这是第一篇
  第一次去青岛之前,实际上我已经对青岛很熟悉  。距今三十年前 ,正是人民公社的鼎盛时期。全村人分成了几个小队  ,集中在一起劳动,虽然穷 ,但的确很欢乐 。其中一个女的,名字叫做方兰花的 ,其夫在青岛当兵 ,开小吉普的,据说是海军的陆战队 ,穿灰色的军装,很是神气。青岛离我们家不远,这个当兵的经常开着小吉普回来 ,把方兰花拉去住。方兰花回来 ,与我们一起干活时 ,就把她在青岛见到的好光景 、吃到的好东西说给我们听 。什么栈桥啦,鲁迅公园啦  ,海水浴场啦 ,动物园啦 ,水族馆啦……什么油焖大虾啦,红烧里脊啦,雪白的馒头随便吃啦……通过她眉飞色舞、绘声绘色的描述 ,尽管我没去过青岛 ,但已经对青岛的风景和饮食很熟悉了,闭上眼睛,那些风景仿佛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 。方兰花除了说青岛的风景和饮食 ,还说青岛人的"流氓" 。她说——起初是压低了嗓门,轻悄悄地:"那些青岛人,真是流氓成性……"然后就突然地抬高了嗓门 ,仿佛要让全世界都听到似的喊  ,"他们大白天就在前海崖上吧唧吧唧地亲啊……"这样的事情比风景和饮食更能引起我们这些小青年的兴趣,所以在方兰花的腚后总是追随着一帮子小青年 ,哼哼唧唧地央告着:"嫂子,嫂子  ,再说说那些事吧……再说说嘛……"她低头看看我们 ,说 :"瞧瞧,都像磅一样了,还敢说给你们听?"

    生产队里有一个早些年去青岛贩卖过虾酱和鹦鹉的人 ,姓张名生 ,左眼里有颗宝石花 ,歪脖子 ,有点历史问题  ,整日闷着不吭气 。看方兰花昂扬 ,气不忿儿,终于憋不住 ,说 :"方兰花  ,你天天吹青岛,但你是坐着你男人的小吉普去的 ,你坐过火车去青岛吗 ?你知道从高密坐火车去青岛要经过哪些车站吗 ?"方兰花直着眼答不上来 。于是张生就得意地歪着脑袋 ,如数家珍地把从高密到青岛的站名一一地报了出来  。他坐的肯定是慢车 ,因为站名达几十个之多。我现在只记得出了高密是姚哥庄 ,过了姚哥庄是芝兰庄,过了芝兰庄是胶西 ,过了胶西是胶县,过了胶县是兰村 ,然后是城阳、四方什么的,最后一站是老站   。但在当时 ,我也像那张生一样 ,可以把从青岛到高密沿途经过的车站,一个磕巴都不打地背下来 ,而且也像张生那样,可以倒背如流 。所以  ,在我真正去青岛之前 ,我已经在想象中多少次坐着火车 ,按照张生报告的站名,一站一站地到了青岛 ,然后按照方兰花描画出来的观光路线 ,把青岛的好山好水逛了无数遍,而且也梦想着吃了无数的山珍海味。梦想着坐火车 、逛风景是美好的 ,但梦想着吃好东西是不美好的 ,是很难过的 。嘴里全是口水 ,肚子咕噜噜地叫唤。梦想着看看那些风流人物在海边上恋爱也是不美好的 。

    等到1973年春节过后 ,我背着二十斤绿豆 ,二十斤花生米,二十斤年糕,送我大哥和他的儿子去青岛坐船上海时  ,感觉到不是去一个陌生的城市 ,而仿佛是踏上了回故乡之路 。但一到青岛我就彻底地迷失了方向 。从我舅舅家那两间坐落在广州路口 、紧靠着一家木材厂的低矮破旧的小板房里钻出来上了一次厕所,竟然就找不到了回去的道路 。我在那一堆堆的板材和一垛垛的原木之间转来转去,从中午一直转到黄昏,几次绝望地想哭,汗水把棉袄都溻透了 。终于,我在木头垛后听到了大哥说话的声音,一转弯,发现舅舅的家门就在眼前 。

    等我回到了家乡,在劳动的间隙里  ,乡亲们问起我对青岛的印象时 ,我感慨万端地说 :"青岛的木头真多啊 ,青岛人大都住在木头堆里 。"
 

 
分享到  :
这是第一篇
开放的大唐王朝 后宫女人私生活皇帝说了不算
揭秘谁是少林寺的第一位高僧
李鸿章一生最耻辱时刻 白挨日本人一枪还遭国人骂
17世纪欧洲妇女流行暴乳1
我在红尘   ,而君在天涯 ,何时共眠
敢于喝厕水的服务员野田圣子1
狼和七只小山羊
揭秘千年前日本女人到中国“借种”真相
用户评论
    请您评论
栏目推荐
浏览排行
随机推荐
小说推荐
  • 贝姨
  • 傲慢与偏见
  • 基督山伯爵
  • 局外人
  • 十日谈
  • 亲爱的安德烈
  • 城南旧事
  • 封神天子
  • 苏菲的世界
  • 穆斯林的葬礼
  • 四世同堂
  • 不抱怨的世界
  • 正能量
  •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
  • 成功没有偶然
  • 哈佛家训
最新故事关键词